浅妆晓梦

蛟龙 全员日常向

李葵葵🌻:

番外一  初识 (石头×佟莉)


一直很喜欢吃糖组,但后面真的是太虐了,我现在正文都不敢往下写了,感觉好心疼他们哟哭哭(ಥ_ಥ) 所以现在要发糖!!!要甜甜哒!!!写石头和佟莉之前在训练营的故事,真的是很喜欢他们了( ー̀εー́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呀比心❤️


在进入蛟龙之前,每个特种兵都要在自己专攻方向的训练营进行训练,早就有消息传来说有一批女兵通过了训练营的考试要和他们成为同学。


这群大老爷们在已经在训练营封闭训练三个月了,上一次回家是两年前的春节,上一次放风是四个月前的军事演练,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女人了,这群荷尔蒙爆棚的饿狼听见这个消息简直忍不住欢呼雀跃。


他们都是各个地方部队最优秀的学员,两年前从地方选到了训练营,然后为了成为蛟龙的一员继续训练。两年前的那个春节过后他们能离开的最远的距离是离训练营几百公里外的深山老林,进行半年一次,为期一个月的大型军事演习训练。


同宿的学员们,乃至是整个训练营的同学们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飞奔到训练营的大门口,等待着女学员的到来。


石头对这些事情其实总是慢一个八拍,其实除了训练,他的日常也总是反应颇为迟钝,尤其是面对男女之事,可能是从小上体校,忙着训练,加上人长的又黑又高,看着一脸凶相,导致尽管一直是体校的风云人物,却未有女生给他递过情书表过白,以至于石头一直都处于情窦未开的状态。


等到石头慢慢悠悠从空无一人的食堂,吃完平时总也抢不着的红烧狮子头,溜达到操场时,大家都已经看完女学员暗自讨论去了。操场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不高,背对着阳光站着,从帽子的边缘露出的毛寸来看,是个利落的男兵。石头依稀记得舍友说有一群新学员,却忘记了这一批都是女学员,直接大步上前,对着人肩膀就是一下


“哥们儿,新来的,你好,我是张天德,你可以叫我石头!”


佟莉刚给女生安排完宿舍,等着她们放完东西集合说事,冷不丁被人从后面来这么一下,下意识就想回头给他一拳,但还是忍住了,之后微微偏头,简洁明了报上自己的名字


“佟莉。”


“佟力?好名字!一听就有力量,改天咱两比划比划咋样!”


佟莉懒得去纠正石头,也就微微颔首,心里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磨叽,不由一阵烦躁,低头看了看表,见快到集合时间了,女兵还都没有影儿,两条英气的眉毛就开始纠集到一起。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伴随着清脆的口令声,女兵拍成一列,由远及近跑步到位。


此时背对着阳光的佟莉终于转过了身,石头看见她高挺的鼻梁,锋利又不失弧度的下颚,终于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目光再向下扫去,作战服也遮掩不住的微微耸起的胸部让石头终于意识到这个人——是个女兵!


石头想起他之前还说过要跟人家切磋的话,顿时觉得脸烧的不行,一直烧到了耳根,要是这时佟莉愿意分一点注意力给他,就会发现这个一八几的大男孩一张黑里透红羞臊的脸。


石头也不敢再多待下去,疾步像宿舍走去,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想着该怎么样面对接下来的尴尬局面,怎么跟人道歉。回到寝室的石头也是坐卧不安,躺在床上又坐起来,一会躺下去又坐起来,他下铺的舍友简直是不堪其扰,伸出脑袋向上面的石头喊道


“石头!你思春了啊!快睡觉!下午还训练呢!”


石头只得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两只手规矩地贴着裤子缝,全身僵直,脑子里全是该怎么道歉的这个问题。


下午的训练,一向优秀的石头头一次大错小错接连不断,就连训练员都感觉到又气又笑,他还以为石头是被新来的女队员勾了心魂,没心思训练。但石头的舍友心里也奇怪着,毕竟石头根本没和他们一起去看女兵啊……


训练员对着石头一脸都懂都懂的表情,但还是得假装板脸跟他说要把心思放在训练上,见石头失魂落魄的样子,还破天荒地放了他一次假,让他自己好好调整一下。


石头有个习惯,心里有事儿的时候就喜欢跑步,停训的石头就跑到不训练的操场上跑步,跑之前还不忘从兜里掏出一颗糖吃。


一圈……两圈……十圈……二十圈……五十圈……一百圈……


从下午一直跑到日暮,身上的训练服都湿了个透,随随便便都可以拧出水来,虽然还是没想好该怎么道歉,但好歹不会再影响训练了。还没等到石头暗自庆幸,眼尖的的他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被他叫做“佟力”的佟莉,正在不远的地方做着俯卧撑。刚刚随着跑步消散的所有情绪又卷土又重来,石头的一颗心又被该怎么道歉紧紧缠绕着,他心知,一日不解决这问题他就永远没办法进入训练状态。


石头握紧了拳头,他觉得现在比他最终考核的时候都紧张,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佟莉的方向走过去,在离佟莉两米远的地方站定,深呼吸调整了几下,还没等他说出道歉的话,佟莉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过来


“要来比试吗?第一天就来,这么急?”


石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挠了挠头,嘴巴快于脑袋地答道“没……没有”之后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今天上午……对……对不起了……”


佟莉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手,掸掉手上的土,之后在离石头半米的地方站直,抬起头看着这个满面羞愧的男孩,心里的恶趣味就开始发酵,趁着石头内心忐忑,注意力发散的时候,一手抓住石头的左臂,行云流水般的一个过肩摔将石头摔在地上,之后用膝盖顶在石头胸口,一只手撑在石头的耳边,自己则是低下头在石头的另一个耳朵边轻声说道


“你输了……”


石头完全没有意识到佟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剩自己一个人躺在地上,维持着被摔的姿势。


佟莉带着磁性的嗓音彻底代替了石头心里该如何道歉的思考,石头这一次,这一刻,是真的思春了。

评论

热度(78)

  1. 浅妆晓梦李葵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