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妆晓梦

【机枪组联文/14:00】关于机枪组之间的一些小事


【机枪组群清明24h联文】
ooc严重 自割腿肉喂自己

我磕咕咚 正副 机枪 后勤

我磕但是不会大部分写呀,就不打tag啦

1.佟莉在当兵后一直是圆寸,因为她觉得洗头的时间能省则省。而且格斗的过程被人压头发很影响发挥

2.佟莉不怎么吃糖,但是她喜欢吃糖醋排骨,石头喜欢吃糖,但是他最爱吃的是毛血旺。

3.石头和佟莉是双向暗恋,谁都没挑明。蛟龙其他队员都以为是石头单箭头,其实不是。

4.剪成心形的合照是第一次两个人一起出任务后回来照的,石头硬挤到佟莉身边的。

5.佟莉是石头的前辈,前搭档退役后石头来了,第一次见面石头笑的傻乎乎的说了声:“佟哥好,我叫张天德,你叫我石头就行” 徐·妈妈·副队·宏把捏拳头的佟莉摁了回去。

6.石头第一次见面看到佟莉坚毅又直率的目光,让他以为是“佟力”而不是“佟莉”。

7.石头很长一段时间很纳闷为什么佟莉住单人间,直到庄羽叫了声“莉姐”。我们的石·小甜甜·反射弧比个子高·头真的太可爱了。

8.佟莉和徐宏掰手腕偶尔会输。

9.石头有一段时间为了加强体能做俯卧撑的时候让莉莉坐他背上。

10.莉莉有一次亲戚来了肚子疼,担心的石头给了她一大把糖,陆琛打趣说“你怎么不给红糖呢?”石头糊里糊涂的说“我觉得我这个糖挺好吃的呀。” 陆琛表示,缺心眼儿他没法治。

11.莉莉的腹肌曾经撩了一票的技术员小姑娘们,莉莉表示她是蛟龙里老婆最多的🙈

12.莉莉因为某些原因,家里从来基本不催她找对象,也不会安排相亲,因为不知道男方有没有莉莉帅。

13.石头家里催婚还挺厉害的,不过他每次一说起来莉莉就脸红,久而久之就不催了。

14.有一次石头放假回来给所有人带了一包糖,只有给佟莉的是草莓味的,其他人都是橘子味

15.队长喜欢打双扣,但是牌技不怎么样,和徐宏一组的话可以打得过庄羽和陆琛的组合。队里打双扣最厉害的是佟莉和李懂,所以队长从来不让她俩一组

16.其实有时候也是凑的够一桌麻将的,但是检查的时候被收走了,也就没有然后了。有麻将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带着石头打,因为这傻孩子不会打麻将,还经常给别人点炮。

17.可以弥补一下石头幼小心灵的就是,佟莉打麻将也很厉害,有一次一产三赢了顾顺半箱口香糖。

18.莉莉打麻将很神奇,没有石头的时候不怎么赢,有石头就赢得很厉害,但是石头表示他真的没有打通叶子。

19.我们蛟龙小组休闲娱乐有一个很好的传统,从来不玩钱,顾顺赌口香糖,石头赌糖,其他人输了就在脸上贴纸条。忘了说,队长副队输了一条,其他人两条。

20.于是当休息日的下午蛟龙寝室推开门是这样的,后勤组和正副队在打双扣,正副队脸上只有稀疏的几条但是庄习习小可爱脸上已经贴不下用嘴叼着了,都怪陆琛不会算牌!嗯,一定是这样!

21.顾顺觉得“征兵活广告”的自己贴一脸条子很不帅,曾经提出过用脑瓜崩儿来换条子的念头,看到赢得人总是莉莉后,硬生生把这个念头摁了下去。

22.蛟龙小队的口味很不统一,比如吃火锅的时候石头用醋碟,顾顺莉莉用油碟,懂儿用麻酱碟,庄羽用蚝油碟,陆琛用老干妈。

23.哦,你问队长和副队啊,他俩的每次都是副队调,徐·好奇宝宝·宏基本会把火锅店有的基本都放一边,除了欣欣谁都不知道什么味道,当然他们也不想知道。

24.说到这个口味问题!早餐的豆腐脑是一场激烈的辩论。顾顺庄羽石头是甜党,懂儿副队队长和莉莉是咸党,至于陆琛,他加醋。

25.当莉莉买了iPhoneX后,大家都在悄咪咪怂恿庄羽去试试看能不能解开。

26.陆·皮皮虾🙄·琛经常收到来自机枪组的狗粮,比如刚刚石头来要红糖后,莉莉也来了,皮皮琛表示拿两份喝的完吗?但是他不敢问

27.顾顺的护目镜镜片是黄色的,但是镜腿上的花纹是橙色。李懂的镜片是橙色的,镜腿上的
花纹是黄色的。强迫症的习习表示有机会就换一下这个组合。

28.后来在皮皮琛的怂恿下,习习真的去了,然后被顾顺追着打了半个舰,说懂儿和我的情侣款你个死孩子!

29.顾顺买了很多整蛊用的糖,比如说芥末的,香菜的,麻辣的放到了石头的糖堆里。石头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糖都没有少过。

30.石头是在莉莉生日那天表白成功的,在全队的帮助下,成功的把我们蛟龙霸王花追到手了,可喜可贺。其实其他人都不知道,那天莉莉也打算去给石头告白,只是被抢先了。

以上!谢谢各位看官呐!💕

蛟龙 全员日常向

李葵葵🌻:

番外一  初识 (石头×佟莉)


一直很喜欢吃糖组,但后面真的是太虐了,我现在正文都不敢往下写了,感觉好心疼他们哟哭哭(ಥ_ಥ) 所以现在要发糖!!!要甜甜哒!!!写石头和佟莉之前在训练营的故事,真的是很喜欢他们了( ー̀εー́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呀比心❤️


在进入蛟龙之前,每个特种兵都要在自己专攻方向的训练营进行训练,早就有消息传来说有一批女兵通过了训练营的考试要和他们成为同学。


这群大老爷们在已经在训练营封闭训练三个月了,上一次回家是两年前的春节,上一次放风是四个月前的军事演练,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女人了,这群荷尔蒙爆棚的饿狼听见这个消息简直忍不住欢呼雀跃。


他们都是各个地方部队最优秀的学员,两年前从地方选到了训练营,然后为了成为蛟龙的一员继续训练。两年前的那个春节过后他们能离开的最远的距离是离训练营几百公里外的深山老林,进行半年一次,为期一个月的大型军事演习训练。


同宿的学员们,乃至是整个训练营的同学们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飞奔到训练营的大门口,等待着女学员的到来。


石头对这些事情其实总是慢一个八拍,其实除了训练,他的日常也总是反应颇为迟钝,尤其是面对男女之事,可能是从小上体校,忙着训练,加上人长的又黑又高,看着一脸凶相,导致尽管一直是体校的风云人物,却未有女生给他递过情书表过白,以至于石头一直都处于情窦未开的状态。


等到石头慢慢悠悠从空无一人的食堂,吃完平时总也抢不着的红烧狮子头,溜达到操场时,大家都已经看完女学员暗自讨论去了。操场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不高,背对着阳光站着,从帽子的边缘露出的毛寸来看,是个利落的男兵。石头依稀记得舍友说有一群新学员,却忘记了这一批都是女学员,直接大步上前,对着人肩膀就是一下


“哥们儿,新来的,你好,我是张天德,你可以叫我石头!”


佟莉刚给女生安排完宿舍,等着她们放完东西集合说事,冷不丁被人从后面来这么一下,下意识就想回头给他一拳,但还是忍住了,之后微微偏头,简洁明了报上自己的名字


“佟莉。”


“佟力?好名字!一听就有力量,改天咱两比划比划咋样!”


佟莉懒得去纠正石头,也就微微颔首,心里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磨叽,不由一阵烦躁,低头看了看表,见快到集合时间了,女兵还都没有影儿,两条英气的眉毛就开始纠集到一起。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伴随着清脆的口令声,女兵拍成一列,由远及近跑步到位。


此时背对着阳光的佟莉终于转过了身,石头看见她高挺的鼻梁,锋利又不失弧度的下颚,终于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目光再向下扫去,作战服也遮掩不住的微微耸起的胸部让石头终于意识到这个人——是个女兵!


石头想起他之前还说过要跟人家切磋的话,顿时觉得脸烧的不行,一直烧到了耳根,要是这时佟莉愿意分一点注意力给他,就会发现这个一八几的大男孩一张黑里透红羞臊的脸。


石头也不敢再多待下去,疾步像宿舍走去,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想着该怎么样面对接下来的尴尬局面,怎么跟人道歉。回到寝室的石头也是坐卧不安,躺在床上又坐起来,一会躺下去又坐起来,他下铺的舍友简直是不堪其扰,伸出脑袋向上面的石头喊道


“石头!你思春了啊!快睡觉!下午还训练呢!”


石头只得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两只手规矩地贴着裤子缝,全身僵直,脑子里全是该怎么道歉的这个问题。


下午的训练,一向优秀的石头头一次大错小错接连不断,就连训练员都感觉到又气又笑,他还以为石头是被新来的女队员勾了心魂,没心思训练。但石头的舍友心里也奇怪着,毕竟石头根本没和他们一起去看女兵啊……


训练员对着石头一脸都懂都懂的表情,但还是得假装板脸跟他说要把心思放在训练上,见石头失魂落魄的样子,还破天荒地放了他一次假,让他自己好好调整一下。


石头有个习惯,心里有事儿的时候就喜欢跑步,停训的石头就跑到不训练的操场上跑步,跑之前还不忘从兜里掏出一颗糖吃。


一圈……两圈……十圈……二十圈……五十圈……一百圈……


从下午一直跑到日暮,身上的训练服都湿了个透,随随便便都可以拧出水来,虽然还是没想好该怎么道歉,但好歹不会再影响训练了。还没等到石头暗自庆幸,眼尖的的他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被他叫做“佟力”的佟莉,正在不远的地方做着俯卧撑。刚刚随着跑步消散的所有情绪又卷土又重来,石头的一颗心又被该怎么道歉紧紧缠绕着,他心知,一日不解决这问题他就永远没办法进入训练状态。


石头握紧了拳头,他觉得现在比他最终考核的时候都紧张,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佟莉的方向走过去,在离佟莉两米远的地方站定,深呼吸调整了几下,还没等他说出道歉的话,佟莉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过来


“要来比试吗?第一天就来,这么急?”


石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挠了挠头,嘴巴快于脑袋地答道“没……没有”之后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今天上午……对……对不起了……”


佟莉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手,掸掉手上的土,之后在离石头半米的地方站直,抬起头看着这个满面羞愧的男孩,心里的恶趣味就开始发酵,趁着石头内心忐忑,注意力发散的时候,一手抓住石头的左臂,行云流水般的一个过肩摔将石头摔在地上,之后用膝盖顶在石头胸口,一只手撑在石头的耳边,自己则是低下头在石头的另一个耳朵边轻声说道


“你输了……”


石头完全没有意识到佟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剩自己一个人躺在地上,维持着被摔的姿势。


佟莉带着磁性的嗓音彻底代替了石头心里该如何道歉的思考,石头这一次,这一刻,是真的思春了。

我可能喜欢你

机枪组

私设全员存活 全员日常向主机枪组

ooc极严重,只是自娱自乐的产粮喂自己呀

石头喜欢佟莉是除佟莉外全组都知道的秘密。

张天德和佟莉是机枪手,承包了蛟龙的中近距离的密集火力输出和压制,同时也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队员。在战场上不仅要背着24斤的重机枪来回跑,还要冲在最前面以压制对方的火力确保队友的输出,体能和近身格斗是必不可少的训练。

女兵本就少,尤其是承担暴力输出型的女兵更是凤毛麟角。佟莉作为一名机枪手在蛟龙的团队里,自身能力绝不是盖的。日常训练里和张天德一组近战就算力量不如对方凭借自身的灵巧和技术也能打得难分难解。佟莉是张天德可以托付的战友,朝夕相处的队友,共同训练的搭档,一天24小时有10个多小时都要看见对方的那张脸。

训练本就艰苦,任务又是高危高压,他们之间纯洁的革命友谊保持了很多年才有所改变。

是在蛟二调来了新的机枪手的那段时间,是个腼腆的大男孩儿,比年纪最小的庄羽还小几个月,还很爱脸红,在训练间隙各位很不厚道的前辈就喜欢坐一起调戏这个新来的小可爱。

有人说道:小伙子这么帅,有没有对象啊!

小可爱忙说:没有没有,一心为国,不能分心。何况也没机会呀,一年就几天休假,还想多陪陪爸妈呢

皮皮虾陆琛调侃道:怎么没机会,你看你莉姐,就是咱们蛟龙一枝花!说完贱兮兮的看了眼石头,石头的脸黑的能滴出水。佟莉只是笑着踢了陆琛一脚。

却见小可爱脸腾的红了,结巴的说道:莉姐当然很好啊……越说声音越小。佟莉大笑道:你脸红什么,是喜欢我吗?大家都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只当玩笑的一件事却在我们害羞内敛的石头心里击出千层浪,无名醋意大发,在格斗时格外认真练的新来的小可爱嗷嗷的。

晚饭后在寝室躺着,漫不经心的问了对床陆琛一句:陆琛啊,你说什么是喜欢?吓得陆琛修柜子的手一抖,庄羽的半袋小饼干掉了一地,顾顺和李懂也停止了打闹。 良久,陆琛瑟瑟发抖的问了句:石头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傻fufu的石头用认真的口气说:我好像是喜欢上佟莉了,看到她训练的那么累就想帮她揉一揉酸疼的肩膀,看到她拼命给自己加训也想陪着她看她的进步,吃饭的时候想她爱吃的排骨都给她,想让她在合照的时候离我近一点在近一点,想在出任务的时候保护她,在她看着我笑的时候抱住她……,你说,这是喜欢吗?

过了很久,男兵寝室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陆琛笑的差点把柜子再拽下来,庄羽另外半袋小饼干也掉了一地,顾顺和李懂笑嘻嘻的咬耳朵。陆琛笑出了眼泪给大家说:我们的石头终于是开窍了?这不是喜欢什么是喜欢呀,你估计是最后一个知道你喜欢佟莉的,啊不,倒数第二个,还有佟莉她自己呢!


于是我们可爱的石头终于在一次无名飞醋下,明白了自己那不纯洁的革命友谊,名为喜欢。



占tag致歉

冬之雪服鬼小卿。刚刚打魂六一个42级的大大和我组队。各种原因我卡在第一幕,然后闪退,对不起哈QvQ。还有你们打了一天兔子我到现在还因为吃屎的华为没有看到。重下3次,游戏界面提示更新2次,但是都没有卵用_(:зゝ∠)兔子在哪打?_(┐「ε:)_进去就有雪月华庭吗_(:зゝ∠)我是谁我在哪我当初为什么要从华为端下QvQ

占tag致歉,问一下华为端的问题

华为端冬之雪服的,我又双叒登不上了,系统提示更新,更新完进去黑屏,有没有人也有这种情况_(:зゝ∠)辣鸡华为